小草莓app视频软件下载

♂? ,,

..,最快更新富贵不能吟最新章节!

苏士斟当即写下休书盖了印,丢给姚氏之后即撤了。

姚氏被遣送回娘家。因有子女在苏家,这嫁妆带不带走都没差。

这事经由下人们带回各自府上,自然就纷纷惊掉了各勋贵们的下巴。

都没想到这苏士斟平日里道貌岸然地,近来这丑事是一桩接一桩地往外传。

再有这姚氏,虽未曾亲眼见到她那丑态,可是光想象一番也是怪恶心的了。

自有不少人替苏家这么多代传下来的声誉可惜。又替饱受了继母摧残的苏沛英兄妹庆幸。

燕湳他们见着戚缭缭回来,随即拉上她去运河了——这日光都走斜了,也不知道龙舟赛完了不曾?

而燕棠出来到了坊间,侍卫就急急上来:“程世子等王爷喝茶,等好久了!”

苏家那边差不多尘埃落定,也与他这个外人不相干,他站定顿了顿,也就往程家去了。

戚子煜和邢烁都在,看到他姗姗而来都呵呵地笑,一副对他去向心知肚明的样子。

性感私房内衣

程淮之厚道些,一面给他斟茶一面问:“阿慈他们没事吧?”

他仰靠在椅背上,嗯了一声没说话。

斜阳透过枝桠射下来,变成一道道金色的光芒,被清风一摇,又幻变成了金鳞。

很耀眼,却又有些迷乱……

苏士斟出了巷口直接回府。

这一日苏家气氛别提多么尴尬——但这是相对的,在苏沛英与苏慎慈这边就绝没有什么不畅快。

如果一定要说有,那就是姚氏设计加害她的事。

哪怕事情过去了,并且有惊无险,苏沛英为此的脸色还是阴沉着。

直到苏慎慈把前后事仔细说过,他才又凝眉道:“姚氏既然能拿到我的扇坠,可见咱们房里也有她的人。

“如今她虽是走了,可这家底盘子不能不好生清理。

“正好从今儿起就掌起这府里中馈来,回头府里又有了主母再另说!”

苏慎慈听说要掌家,略有些忐忑,又略有些激动。

苏士斟还年轻,迟早也还是会再娶的,不过却是将来的事。

如今眼目下,姚氏走了,她是嫡长女,且苏慎云年纪更小,又还在庙里关着,这中馈不让她掌让谁掌?

她也是很想有个机会锻炼锻炼自己呢!

苏沛英是夜就跟苏士斟提出来让苏慎慈管家,苏士斟深深地盯视了他半晌,没有驳斥。

在他们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之时,争论这些都是毫无意义的。

姚氏出了这样的丑事,这意味着什么?

不光是意味着他们兄妹终于把姚氏给赢了,让他失去条臂膀,拿到了管家权,从此再也不用担心还会在内宅里受到什么打压。

更而且打了他的脸,让他在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需要深居简出,顶着硕大一顶绿帽子,夹着尾巴在京师做人!

还有他身为大理寺少卿,世宦苏家的掌家人,到时候皇上那边——

他简直不敢再往下想!

够狠啊……

不管姚氏与宋黎成这事是不是局,总而言之闹成这么凶,绝对跟苏慎慈脱不了干系!

她就是想整走姚氏!

而除去这些,身为姚氏亲身女儿的苏慎云姐弟,日后还能有什么好名声吗?

苏慎云本来就在永郡王府丢过脸了,这次直接摊上个私行不检的母亲,日后谁还会娶她?

且今日还被戚缭缭当众抖露出来奸生子的身份!

从前只说戚缭缭名声不好,如今她这名声比起戚缭缭来可差了不止一两里!

再有苏沛阳苏沛容兄弟,虽说不及女儿家受牵累的多,但到底也是要背着个生母不守妇道的名声,人家不挑孩子,可总也不大愿意跟一个名声不好的下堂妇扯上关系吧?

相形之下,苏慎慈有苏沛英这么个被钦点入了翰林的哥哥照拂,就显得清贵起来了!

照这么下去,苏沛阳苏沛容都没法儿再出头!

……不,说到儿女,姚氏跟宋黎成在这之前究竟有无瓜葛呢呢?

他回想起日间看到的那一幕,日间遗留下来的疑问使他心里越发不确定起来。

苏沛容今年五岁,宋黎成二十多岁,五六年前也有十七八了吧?

就算事不关儿女,可究竟有多久了呢?

他咬咬牙,又甩了甩头。

姚氏好歹跟了他这么多年,服侍他也算是尽心尽力的。他不能这么想。

可如果没瓜葛,她又为什么会跑到那巷弄里去?

而且那五六个婆子都异口同声指定她通奸……

……苏士斟彻底郁闷了。

姚氏被休这虽然是铁打的事实,可如果她纯属被人陷害,他心里多少好受些。

宋家他不会放过,可姚家那边他也就算了,到底他和姚氏还有子女在,也不想太让苏沛英兄妹得了意。

可若是早有奸情,那——那——姚宗怡这该遭千刀万剐的!

……

这一夜苏家内外彻夜都没把心放下来。

姚家也没好多少。

姚氏是被苏家婆子押送回姚家的。

姚宗怡夫妇刚吃完饭正在一面剔牙一面等着姚氏那边回讯,猛然间听说姑太太回来了,先是一愣。

再听说姑太太被休回来了,手里银签便差点没把脸皮都给戳破!

“这是怎么回事?被休……是什么意思?!”

他箭步冲到衣衫凌乱两眼红肿的姚氏面前,瞪大的眼睛里写满了难以置信!

“们还敢问我!”姚氏憋了一路的怒火在看到他们之后一下爆发了出来!

她疾步冲到姚夫人面前,哭骂道:“们宋家从上到下就数不出只好鸟来!给我找的什么人?

“那宋黎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竟然帮着慈姐儿来害我,们还有脸问我为什么被休?!”

姚宗怡夫妇瞬间愣了!

姚夫人先反应过来,看了她这身形容半日,当下暧昧地道:“难不成黎成把给——”

姚氏悲愤莫名,一汪眼泪涌出来,已是克制不住地往她脸上甩了一巴掌:“都是给安排的人,都是害得我!”

说完抓住她头发,又是一阵猛撕。

姚夫人不甘示弱,挨了打也不能老挨打,反手也跟她互撕起来。

边撕还边骂道:“自己不检点还敢怪到我头上?

“当着人面丢了那么大的脸还有脸回来,我要是早就一头碰死了!

“现在一个子儿没有回到娘家来,还想跟我逞威风是怎么着?我告诉,现如今姚家是我当家!

“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!要么自己滚出去安身立命!要么给我客气点儿!”

(今天还加一更~求票~)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